900万粉丝的咪蒙,是如何取标题的?

新榜(ID: newrankcn) | 张洁 夏之南
2017-3-14 14:34 13746

与黄小污见面是在上周二的下午,她和安迪来上海出差,跟我和我的同事夏叔叔喝了一杯咖啡。
赴约前,我只认识安迪,她是咪蒙的商务总监,但并不知道黄小污就是那个天天为咪蒙审稿改标题的女人(咪蒙背后原来还有审稿的人),且两人都是名副其实的萌妹。
网友见面,分外激动,不过她俩可“亏大了”。
喝咖啡时,她们一兴奋就曝光了咪蒙的取标题秘诀。我的天,这难道就是传说中“咪蒙价值千万的经验”?坐在我旁边的夏叔叔一度笑到合不拢嘴。于是我们一把揪住黄小污,连问了 9 个问题,聚焦爆文无数的咪蒙究竟如何取标题。
1、你们说每天取标题都有复杂流程,是什么样的?
每天晚上,咪蒙会把当天写好的文章发出来。
然后新媒体小组的人,开始取标题。
15 - 20 分钟内,每人至少取 5 个标题,有些丧心病狂的同学,甚至会起 20 个!
所以,我们每一篇文章背后,都有近 100 个标题!!
咪蒙随后会从中挑出 5 - 6 个标题,放到 3 个顾问群里投票(每个顾问群都有人负责统计票数)。
咪蒙会参考最终的投票结果,决定用哪一个标题。
她有时候会听顾问群的,有时候会任性。
2、咪蒙有时会任性?
哈哈哈。
是的。
文章写完,她也会跟大家一起取标题。
选标题时,她特别猥琐,经常夹带私货,把自己的标题选出来,一起放到 3 个顾问群里投票。
好几次投票后,她都发现自己标题是 0 票,啊,也没那么惨,偶尔还是有 1 票的……
她经常开玩笑说,要把投她票的那个人请来公司当副总裁。
哈哈哈。
虽然我们经常嘲笑她,但说实话,她的标题还是经常压倒性胜利的。(老板,现在你的枪可以放下了吧?)
3、据说你们有个大标题库,有多大?
至少几千个吧,具体没有算过。
我们每个人都关注了几百个公众号,每次看到很好的标题,都会分享到群里。
标题库由一个人专门负责,他会把这些标题加进库里。
然后我们定期会对这些标题进行分析,看看它们好在哪里,有什么规律可循。
尤其是,新媒体的标题的生命力是以月来计算,上个月流行的标题,这个月可能就失效了,我们必须保持绝对的高密度更新,时刻学习。
4、能列举几个迄今为止非常满意的标题吗?
《如何谋杀你的妻子》、《“我们男人出轨,不是为了性”》、《捉奸的时候,该涂什么口红》。
主要是因为新,且足够引发好奇。
5、记不记得哪个标题花的时间最长?
可能是《在没有约炮的年代,人们如何谈恋爱?》,差不多花了三四个小时。
我们经常取了近100个标题之后,咪蒙都觉得不好,全部毙掉,大家又重取一遍。
很多时候,我们都是从近两百个标题里挑一个。
如果同时挑出几个还不错的,我们还会花很长时间去讨论,到底哪一个更好,要用哪个。
6、听说你们的实习生两个月内就能在取标题方面突飞猛进,你们对实习生做了什么?
第一,实习生一进来我们就会有为期整整一个月的标题培训,是我们自己开发的标题培训教材,里面涉及系统的标题研究,而且这个教材,每个月更新,大家一起同步学习。
第二,因为每天的标题都很多,竞争激烈,大家都想自己的被选上,所以会越来越努力。
第三,因为每天都要取一到两次标题,密集训练,大家对标题会越来越有判断力。
第四,只要发现哪个同事在取标题这件事上,技术突飞猛进,我们就会请他来给大家开讲座,讲解独门秘籍。
之前,有个才来两个月的实习生,她给大家总结了她的方法论,把其他人都征服了。
咪蒙看了她的方法论,哭了,说自己要弃文从武了。
不过咪蒙老骥伏枥,信誓旦旦地说,她要总结新技术,干掉实习生。
7、你说过要取让人“生理性想看”、“来不及思考就点开”的标题,能解释下吗?
比如数字型标题。因为数字是另外一种语言,会第一时间引起读者的注意。
比如强烈引发好奇的标题,比如“那个爱装逼的女同学,现在怎么样了”。
比如标题中有强烈戏剧冲突的,比如“我离婚了,但我很高兴”这种。
我刷公号时,经常明知道这是标题的套路,还是忍不住点了进去。
我们从来不反对套路,但要强调的是,套路并不是全部,套路只是用来辅助表达内容的,内容才是核心。
所以,我们会要求自己的标题内容一定要创新。
咪蒙最近一直在强调,不要自我重复,我们压力都很大。
8、有没有你觉得很会起标题的公众号?
有啊。
HUGO、我要WhatYouNeed、gogoboi、胡辛束。
9、如果让你为这篇文章起个标题,你会怎么起?
《900万粉丝的咪蒙,是如何取标题的?》。
为了让黄小污的技术问答帖显得更加直观,新榜用强大的数据回采和分析功能,调取了咪蒙 2015 年 9 月 15 日至 2017 年 2 月 27 日推送 544 篇文章的所有标题(其中 541 篇文章都实现了 10w+ 阅读量),选择了其中有代表性的部分标题进行了归类,供大家观摩吐槽!

900万粉丝的咪蒙,是如何取标题的?
不管你喜不喜欢咪蒙,但从取标题的“套路”来看,她和她的团队还是下了诸多苦功。她曾说:“不能在一秒钟看明白的标题,不适合传播,不是读者理解不了,而是他只能给咱们一秒钟。”
——完——

参与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