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 SaaS 二十年的回顾

营销管理
阿朱说
2021-09-09

(1)2000年:第一次互联网热潮


1995年,全球互联网爆发。电子商务Amazon,资讯门户雅虎成立,他们都于1997年上市,市值高企。

1997年,Oracle技术副总裁出去创业,NetSuite成立。(2016年又被Oracle并购回去了,成为了Oracle 云ERP的主力产品)

1999年,Oracle销售副总裁出去创业,Salesforce成立。(2020年市值一度超过Oracle)

当时SaaS(软件即服务)还没有人提出(Salesforce在2004年开始提SaaS、微软在2006年开始提SaaS)。当时被引爆的一个词叫ASP(应用托管服务),是由后来搞出OpenStack的RackSpace公司提出的。RackSpace在1998年创业,是搞IDC的,所以它喊的是应用托管服务,它提供虚拟主机,你把你的应用放到它的虚拟主机上,它来运维。

2000年,用友创办伟库网。

伟库网后来形成一整套:在线营销网站与零售商铺工具-在线推广服务-在线网页销售接待工具-CRM工具-合同管理工具-订货平台-进销存管理工具-现金管理工具-代记账服务。

但很可惜,当时的消费者和企业都不在线。

2010年,伟库网关闭。不知道大家有没有一个感觉,伟库这套方案到现在是不是仍然不过时。所以说,成功得讲究个Timing。


(2)2005年:复制到中国


2004年,Salesforce上市。这让SaaS概念在全球名声大燥。

这也激荡了Salesforce创始人曾经在Oracle的一位华人同事的创业想法。他回国创办了800客,意图就是把Salesforce的商业模式、技术架构复制到中国。并且Salesforce还投资了。

2004年,中国本土一家公司也创业了,这就是xTools。xTools的创始人是郭睿,曾经是搞OA的。大家都知道,OA、CRM、ERP这些东西在中国,客户都没有什么定位认知,都是一个筐,什么都往里装。客户想要什么就有什么。所以这是命名为xTools的原因。直到现在,在中国,协同、CRM仍然不断纠缠在一起,曾经CRM厂商纷享融了大资金想进入协同,曾经协同厂商钉钉想进入CRM。

但是,这两家公司在2014年之后最火的中国企业服务投资大潮中也没有获得资本青睐,并未出现老树发新芽。


(3)2014年:资本进入企业服务产业


2014年,AWS云计算服务终于开始第一次盈利了,因此资本市场给了Amazon很高的反馈。所以,2014年刚刚上来的微软CEO萨提亚纳德拉也喊出:All in Cloud。云计算在中国,阿里云也经历了三大磨刀石战役:2012年的天猫聚石塔、2013年支撑对安全极为严格的的金融保险业众安保险、2014年支撑对并发要求极高的电子商务12306。

2014年5月,成立于2005年的今目标公司获得老虎风险基金的1000万美金。

风险投资,这是中国企业软件产业界从未发生过的事情。这事在2014年在中国企业软件产业界引发了很多讨论。

在过去,中国企业软件产业都是靠自我回款滚动来发展的。大家的通常套路都是:

第一步,先做一个能卖得出去的初始版本软件

第二步,赶快去卖,赶快去回款

第三步,根据大客户要求,打磨软件

所以,其实中国企业软件产业,本质上是不会做产品的。

7年过去了,如今我们回头去看,今目标回归沉寂。


(4)2015年:互联网公司侵入企业服务产业


2007年iPhone推出,2008年iPhone应用商店推出。2008年Android开源推出,这是全球移动互联网的开始。2011年,微信和小米推出,这是中国移动互联网的开始。2013年,中国4G发布、微信公众号向大众开放、微信朋友圈发布,微信爆发。更要命的是,微信支付推出。这惹着了阿里的地盘。阿里纠集所有精英搞来往。来往失败,来往残部在2014年底搞出钉钉。

2017、2018年是钉钉最辉煌的岁月,一方面钉钉宛如鲶鱼四处出击,把中国企业软件产业搅动得风生水起;另一方面,钉钉首创在深圳卫视(腾讯家门口)搞钉钉产品发布年会、钉钉品牌塑造。如果没有钉钉,中国企业软件产业就如死水微澜。2019、2020年,钉钉完成了两大磨刀石:学习强国支撑(面向央国政军专属市场)、全球疫情在线直播上课支撑(面向学生市场)。

2019年,钉钉并入阿里云。钉钉开始作为阿里云战略的一部分,利用:钉钉应用商店、钉钉低代码开发平台,推进中国应用开发商生态。2021年,阿里对外正式宣布钉钉创始人无招离任。

2019年,企业微信和微信打通,形成前后台一体:企业人可以通过企业微信在后台和前台的消费者进行直接沟通并顺畅对接后续的管理。

所以说,互联网公司侵入企业服务产业,从2019年进入了新的发展阶段。

2023年,我们可能需要对钉钉和企业微信的企业客户数量活跃用户数量活跃时长、业绩考核KPI、以后命运,再做一次回顾和展望。


(5)2018年:全程线上化


我过去给数字化转型定义了三个发展阶段:

第一个阶段:业务线上化

第二个阶段:业务利用社会化资源开展业务

第三个阶段:通过数据服务和AI算法来驱动社会化资源整合与调度

不搞线上化,就不可能沉淀数据。没有数据就不可能有AI。不搞社会化资源,就不需要数据服务和AI算法,靠人就可以。不搞社会化资源,那就是自己小花生摊。

没有互联网厂商、电子商务厂商、云厂商入侵中国企业服务产业,估计中国企业数字化驱动业务转型的进程还不知道牛年马月。中国企业软件业的甲乙双方是无力的。

2018年,微盟上市。2018年,有赞上市。他们俩都是两条腿走路的。微盟是在线营销广告服务+IT工具、有赞是在线支付服务+IT工具。(可惜国家金融收拢,有赞剥离支付业务,成了一个传统的做IT卖IT的厂商)

他们俩其实面对的是同一群客户,那就是:电子商务商家。这是一群原生活在线上的人,离开线上,他们就会死。这与我们在企业软件行当看到的客户完全不同(要把靠线下业务生存的客户拉到线上SaaS,那种艰难感你们体会)。

这些电子商务商家,他们这几年也开始开展线下,但是管理方式与系统却和线上尽量保持一致。他们从2020年也开始开展跨境,但是管理方式与系统却和国内线上尽量保持一致。他们真正探索了中国式创新:线上线下一体化、国际国内一体化。中国跨境两个代表,SHEIN代表销售侧、品胜代表产品侧。我个人观点,产销一体化才是未来。谁完成了这一套,谁就会成为未来之王。

2018年在国家基础设施服务层面也发生了两个大事:

一个是银行们经历了2015的互联网支付大战之后,终于转型,喊出:开放式银行。

另一个大事是搞了20年的国税地税分离,终于又要国税地税合并了。地税IT是各地割据,而国税是全国统一IT。

我过去随手画过一张图,展示了全程线上化的关键价值链:

微信图片_20210909222809.png

开放式线上银行、税务统一IT/电子发票/税务IT线上开放,如果这两件事国家做好了...。期待2023年这个赛点。


(6)结尾


大家看完中国SaaS 这二十年来的流水账,没有洞察能力的人可能啥也看不出来。

所以我没办法,再给大家随手画一张图吧。其实,中国SaaS 这二十年的发展,一直在拼关键要素拼图。如下图:


微信图片_20210909222812.png




参与讨论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