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干货 营销方法 案例资讯 华为从不哭泣

华为从不哭泣

何异 16275 2019-1-9 15:33
案例资讯

1月8日是孟晚舟是否被美国引渡的听证会的日子,加拿大法院到目前为止依然没有收到美国方面发过来的引渡令。因为修建美墨边境墙的争议,如今美国政府仍在停摆中,美国似乎没有时间来着手此事,美国会默许加拿大释放孟晚舟?
如果美国政府正式向加拿大方面提出引渡申请,那么接下来孟晚舟团队将与美方就引渡一事在法庭上展开交锋。这或将持续数月乃至数年,听孟晚舟律师透露,她本人也已经想好了该如何打发这段时光——去位于温哥华市内的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的“尚德商学院”攻读博士学位。
身处风暴中心,孟晚舟有大心脏。

2018年12月11日,在加拿大不列颠哥伦比亚省高等法院第三次保释听证会上,孟晚舟终获保释。
她的眼睛泛红,向一旁的家人报以微笑。
自中国公民孟晚舟被加拿大当局拘押后,华为保持一贯的冷静、克制。官方声明称,相信加拿大和美国的法律体系后续会给出公正的结论。
此时此刻,美国、澳大利亚、新西兰、英国等国,正在剥夺华为的电信业务招标资格,背后隐现中美有关5G主导权以及全球科技制高点的争夺。
这是华为的危机时刻,但于出身草莽的中国巨人而言,却也只是一次普通的磨砺。
以悲辛为成长印记,华为的字典里从来没有屈服。

基于不信任的任人唯亲
孟晚舟是任正非与第一任妻子孟军所生,女儿随母姓,弟弟任平随父姓。
孟晚舟的姥爷孟东波,曾任某省的副省长。任正非曾言,在老一辈身上看到广阔的视野与不屈不挠的精神,不以物喜、不以己悲、不计荣辱、爱国爱党,值得我们这一代人、下一代人,乃至下下一代人学习。
出身于这样的光荣家庭,加之本身也不是“富二代”,孟晚舟耐得艰苦。她曾在《华为人报》上撰文,回忆早年深圳岁月:住在漏雨的屋子里,四面透风,隔壁邻居说话都能听见。
1993年,孟晚舟20岁,加入华为财务体系。她的老领导,是华为第一任CFO纪平。
华为是草莽出身,靠任正非、纪平等几个元老凑钱创立,原始资金有限。正是从纪平起,华为财务部主持了著名的“全员持股”,任正非得以把拖欠的工资、奖金转换为华为股份。
所谓的股权激励,实际上是被逼出来的,它造就的几千名百万富翁们更像一场意外。任正非曾讲,华为最初就像红军长征,爬雪山过草地,拿了老百姓的粮食只能留下白条,革命胜利了再偿还。
华为的第一个十年,基于对以任正非为首的领导层的信任。这一阶段的公司治理就是放权、野性,能扛能打,团队作风是“狼狈为奸”:狼擅长集体进攻,狈擅长聪明算计。但是,随着公司越做越大,华为也出现了山头林立,内外矛盾交织。
今天,以华为作为研究对象、模仿对象的咨询公司、管理书籍不胜枚举,但是他们学习的不是1997年以前的华为。
1997年,任正非去美国考察,被IBM副总裁送了一本哈佛出版的大项目管理书籍。此后,任正非极为推崇IBM时任掌舵者郭士纳,不惜斥巨资引入IBM流程再造。
这套流程化管理体系,最大的特点就是基于不信任,整个企业运行管理摆脱对人的依赖。
比如,交付有SD流程,从项目立项起就有交付经理全面了解运作过程,有预投入的阶段,也能兼具后端风险考虑,计划好交付成本、合同禁止条款。
2004年,华为在美国咨询公司的帮助下,建立了轮值主席制度,8位领导者轮值CEO。在这套制度下,任正非讲,每位轮值者不得不削小自己的屁股,否则就得不到别人的拥护,公司的山头被削平了。
这些措施有利于华为树立“以客户为中心”的企业文化,除此之外,没有权威。
不过,华为对财务部动刀较晚。直到2007年,任正非在一次内部会议上,指出财务部门已成为华为的成长障碍:没有前瞻性的预算管理,没有参与定价和成本核算。
还是在IBM的帮助下,华为财务部启动IFS,即集成财务转型,把规范的财务流程插入销售、市场、研发、供应链等,实现收入与利润平衡发展。
孟晚舟第一次正式出现在公众视野,已是2013年1月21日、加入华为整整20年后—她以华为CFO的身份向外界介绍2012年业绩情况。
尽管是任正非的女儿,她依然没有特权。2015年,任正非曾以内部总裁办电子邮件形式,责难孟晚舟执掌的财务部门,流程拖沓,叫“颐指气使”,忘记了自己的本职是为业务服务。
华为通常给人的印象,就是不近人情,但这却是必须的。作为一家科技公司,华为仅研发人员就有近10万人,按照一般经验,技术很容易超前或脱离实际。而用流程规范以客户为中心,华为的技术导向就变成两个轮子:一个轮子围绕客户需求,另一个轮子就是研究前一个轮子。
更为重要的是,流程、制度,必将反制人性,包括任正非自己。
据传,任正非曾有意让儿子任平当值华为决策层。但任平与华为主业务格格不入,也有自己的想法,2006年就与姐姐孟晚舟在外成立了一家房地产与酒店管理公司,与华为不碰房地产的风格相左。
在现有华为管理制度下,任平的升迁计划注定无法绕开华为的集体决策。2014年,孟晚舟也退出了弟弟的地产公司。

至暗时刻的平静
“孟晚舟事件”并非华为唯一的至暗时刻。华为经历风雨无数,以致华为人即便深谙领先者的位置,却从不敢妄言领导者的角色。
在至暗时刻也能保持平静与理性,取决于强大的内心与决心。
2002年,华为内外交困。
内部,李一男出走,与华为公开对抗,后被华为重新收编。外部,思科把华为视为头等大敌,采取了系列反制措施。
可以说,“美国人”对华为的不待见由来已久。
当时,思科给华为贴上盗版、侵权、山寨的标签,以知识产权为核心,指控华为涉及专利、版权、不正当竞争、商业秘密等21项罪名。美国媒体甚至把该案视作中国政府是否执行WTO关于知识产权承诺的试金石。
面对思科近乎“外科手术式”的攻击,华为稍有不慎便会失去全部海外市场。任正非当时做出一个艰难而又勇敢的决定:用美国人的思维打美国的官司。
华为聘请了在知识产权方面顶尖的美国律所Heller Ehrman,从而快速抓住了私有协议可能构成行业垄断这一有利武器。在公共关系方面,华为打破过去闭门造车的风格,聘请了美国爱德曼公关公司,向外发布了大量解释工作,并促成3Com总裁布鲁斯科出庭作证。
这场官司终以和解告终,代价是巨大的:华为数据通信产品晚进入美国市场一年半,且只能销售修改过的新产品。
但是,华为收获了磨砺。
在引入IBM的IPD系统后,华为逐渐完善了知识产权自我保护,在产品研发的每个阶段,都按照是否违反知识产权保护以及是否通过申请专利保护企业利益,进行严格的自我检查,严格保证着技术上的“干净”。
20年前,思科是市值5 000亿美元的巨兽,华为只是卖便宜路由器的小公司;20年后的今天,思科已经衰落,华为走到全球5G产业的前沿,而对手换成了高通。
中、美在5G产业链上已难免一战。

在芯片、元器件领域,美国的高通、英特尔优势明显;在电信运营商领域,美国的AT&T、Verzion全球领先;在下游的互联网公司里,美国的谷歌、亚马逊、Facebook也不输中国的BAT。但是,在5G产业链的中游,华为已经是网络设备提供商里的老大,在移动设备领域又超过苹果,极有可能推出第一台5G手机。据统计,华为持有61项5G标准专利,全球占比22.9%,排名第一。
几年前,华为就与AT&T达成合作,但即便报价比竞争对手低70%,华为的通信设备在“有关部门”的“关照”下也进不了美国市场。2017年初,华为又与AT&T达成合作,独家销售mate 10,却在临近发布会时遭遇阻拦,上亿元广告费打了水漂。
《环球时报》在2018年12月6日的社论中评价:美方这样做(指“孟晚舟事件”),显然是在通过市场手段无法遏制华为在5G领域突出竞争力的情况下,使出了卑鄙的流氓做法。
与经历的历史上任何一次寒冬不同,华为要更显强大一些。
2018年12月5日,英国最大的电信集团BT宣布,不会再使用华为的4G和5G通讯设备,旋即发生数百万用户断网事件。华为董事长梁华通过媒体向BT喊话:“现在只有一家真正的5G供应商,那就是华为。”多家英国企业纷纷反水,表示将继续与华为合作。
经历过磨难,才更能体会强大的来之不易。华为的官网,始终没有“孟晚舟事件”的表述,有的只有产品、技术与服务。
但在私下里,华为仍有温情。在媒体见面会上,梁华说了一个细节,华为员工自发地做了一款杯子声援孟晚舟,咖啡杯上印有“灯塔在守候,晚舟早归航”的字样。
接着,梁华恢复了华为一贯的冷静:我本人也很牵挂她,我们应该更好地聚焦工作,华为内部应该更好地做好本职工作……
残酷现实的真实与无奈,或可概述为华为的“实事求是”,但这恰好也说明了,残酷的真实更具有震撼人心的力量。
参与讨论
请登录后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