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知识库 营销方法 案例资讯 贾跃亭一生悬命

贾跃亭一生悬命

AI财经社作者 12981 2019-1-9 11:56
案例资讯

从“新婚燕尔”到“和平分手”,恒大与法拉第未来(FF)花了半年多时间,总算结束了这段长达数月的“孽缘”,各自走回原点。
这是个勉强称得上皆大欢喜的双赢结局。根据双方和解协议,贾跃亭如愿以偿地夺回FF控制权,许家印则将南沙工厂那块地收入囊中。

将造车视为“终极梦想”的老贾,又一次被命运眷顾,赢得了一丝喘息之机,但这也意味着他将扛起量产交付的全部重任,再也没有了推诿指责的借口。
FF已是贾跃亭翻身的唯一机会,只是这条跌宕起伏的造车路,他还将继续在起跑线上挣扎。

01  超级梦想,“ALL IN”
与贾跃亭共事过或者近距离接触过的人,很少将“骗子”这个简单粗暴的字眼安在他身上,即使他如今信用尽毁、人设崩塌,时刻挣扎在生死关头。
大部分时间里,他身穿一成不变的黑色连帽衫、牛仔裤加运动鞋,黝黑的脸上挂着谦和腼腆的微笑,说起话来声音不大,但大大小小的数据信手拈来,夹杂着一两句很有力度的“鸡汤”作为点睛之笔,关键处微微停顿,显得深思熟虑,诚意满满。

据接近贾跃亭的人回忆,贾跃亭是个不善交际的人,爱跟工程师和自己人凑在一起,不喜欢与人公开讨论争执。他个性随和,待人友好,从不轻易表露怨气,知道如何照顾他人的感受,也不太会拒绝人,甚至主动添加来访者微信,尽量满足访问者的所有诉求。有一次参加会议,每次有路过的行人求合影他都同意,短短两分钟的路近10分钟才走完。
“贾跃亭很有个人魅力,说服力很强。”一位前FF高管如是说。
对待身边犯错的人,他表现得异常宽容。曾有乐视高层建议他要“杀伐决断”,但贾跃亭认为还要给机会,有可能是没用对地方,也有可能是还没到对的时间。“他是一个懂得感恩的人,在公司任何一个阶段做过贡献的人,他都会感恩。”
熟人在饭桌上谈起贾跃亭,往往用“枭雄”二字称呼他。凭借着看起来憨厚的面孔和真诚恳切的言辞,这位尽人皆知的“大佬收割机”曾征服了很多人。
当年为了挖来在汽车圈资历深厚的吕征宇担任乐视汽车负责人,他亲赴香港与对方深谈3个小时。“说自己一点疑虑和担心都没有,肯定是假的。”吕征宇后来回忆道,但他最终还是加入到贾跃亭麾下,并一直跟随至今。“他很真诚、坦率,我选择相信他。”
同样的套路,让阅人无数的地产大亨孙宏斌第一次跟他对谈六七个小时后就惺惺相惜、相见恨晚,当场有了投资冲动。“有些人认识很多年你还是觉得陌生,有一些人一见面经过短时间的交往就觉得很亲,像兄弟。”孙宏斌说,贾跃亭是中国少有的厚道人,“这样肯冒险的企业家值得信任和支持”。草草结束尽调,融创在短短36天后就“闪电式”入股乐视,而且承诺钱“需要多少给多少”。
贾跃亭曾自嘲是世界上最穷的CEO,没有之一,他甚至时常表现出对金钱和物质享受的浑不在意。在他口中,曾煊赫一时的贾家在北京只剩一套岳母名下的房产,他连100万元也拿不出来了,平时爱吃辛拉面方便面,“一周吃上几次就很快乐了”。
这个令人难以置信的说法,曾多次引起过外界质疑。
就在不久前,FF内部员工晒出一组FF员工举办圣诞派对的照片,贾跃亭“躲豪宅避债”谣言也不攻自破。照片背景正是老贾位于玛格丽特大道的5套豪宅之一,占地12亩,住房面积约724平方米,门内绿草如茵,门外是壮阔海景,光游泳池就有室内室外两个。受债权方委托的律师来送法院冻结资产的文书,每个小时光停车费就得花3美元。为了帮FF渡过现金流危机,这些价值不菲的豪宅已被抵押。
好朋友说他是“拿着长矛冲出去的堂吉诃德”,玩命往坑里砸钱,硅谷一位投资大佬甚至评价他的做法“反人性”。
“如果只是为了钱,我根本没有必要做这些。有多少人逼着我把FF卖掉。外界说我1.5亿美元就能金蝉脱壳了,这完全没有道理。FF 之前的钱都是我自己投的,投得我都没钱了。我要是真的藏点私房钱就好了,现在没必要受这些气。”此前,名为“顾颖琼博士说天下”的自媒体称贾跃亭留下7500万美金,试图在美国为女儿成立信托基金。贾跃亭曾在接受采访时对外解释道,“但我把自己的一切和事业绑在一起,事业就是我的全部。我没有必要给自己搞个小金库,再存点钱。”
很难算清楚,贾跃亭为这个虚无缥缈的造车梦究竟砸了多少钱。
据公开信息不完全统计,从2014年上半年到2015年6月,贾跃亭姐弟在乐视网股价处于高位时先后减持,套现约177亿元离场。贾跃亭承认,他当时减持就是为了造车,而且“不止把所有钱都投入在汽车事业中,自己还承担着债务”。

短短两年间,超过150亿元巨额资金被“ALL IN”押注到这场“超级梦想”上,“蒙眼狂奔”的贾跃亭以难以想象的速度完成了汽车王国的布局,后来还拿到了10.8亿美元的首轮融资和来自恒大的8亿美元。
“我个人投入的钱其实是可以调整的,有些投到LeEcoGlobal,有些投到汽车,哪边紧张的时候就把这块的钱抽出来。”他在一次专访中承认,“99.9%的人(不看好),那么未来的一件事,需要那么大资金的一件事儿,现有的业务都给放弃一些,然后确保它(汽车业务)能活下来。”
那几年,乐视的仗“打一场赢一场,打得别人没有还手之力”,让他的野心愈发膨胀。
十个锅子七个盖,拆了东墙补西墙,内部财务混乱、各子公司未设立隔离风险的“防火墙”,也让当年庞大的乐视体系资金链断裂的风险不断蔓延。孙宏斌尽调那段时间,几乎天天来乐视上班,总算看明白了这一本烂账。他看完后讲给贾跃亭听,“老贾都傻了”。
他将全副身家投入其中,成则功成名就,败则一败涂地。至少在那时,他没打算当“老赖”到底,甚至还憧憬着用FF未来获得的个人收益优先还债,“百分之百够还了”。
“每个人总归还是要有点梦想和信仰的,如果这都不坚持,我不知道该如何活下去。”

02  梦想启航,“蒙眼狂奔”
或许正是凭着这股可以为梦想“无所不用其极”的狠劲儿,家境平平的小镇青年贾跃亭,一跃成为最引人瞩目的创业明星“贾布斯”。
大专毕业后,他当过公务员、办过电脑培训班和私立学校、开过洗煤厂、倒卖过钢材,一路披荆斩棘,在30多岁就成为赫赫有名的商业大佬。这些成绩,让他刻在骨子里的冒险精神和独断专行愈发表现得淋漓尽致。
当年在乐视内部,“血淋淋”的内部会议开个没完,贾跃亭大多数时候只听不说,却很少有人真正对他说“不”,“说了也没用”。熟悉的人都知道,他表面很温和,内心却十分固执,认定的事九头牛都拉不回来。即使众人都看得出问题所在,他仍然坚信自己的布局非常完美,其他人只好“抱团咬牙往前走”。
在造车这件事上,这个向来以温和宽容形象示人的创业者更是表现出了以往罕见的执拗,一意孤行地向前冲。
早在2013年,包括贾跃亭在内的一个不超过5个人的小团队就已开始调研汽车行业,在乐视正式对外发布造车计划前,“大家根本不知道、很少有人知道我们已经做了将近一年的汽车调研和考察。”
2013年11月,乐视投资汽车立项会上,贾跃亭指着窗外的雾霾告诉那些试图阻止他的董事会成员,让他们相信未来乐视制造的电动汽车能够满大街跑。“两个原因,一个是雾霾,另一个是产业百年变革的机遇。”
但在当时,乐视内部并没有被这个“足够伟大”的梦想打动。
决定立项前的那段时间内,乐视高管团队抓紧任何一个聚在一起的场合讨论这个话题,努力说服老板忘记这个疯狂的梦想。“吃饭和开会的时候,我们都觉得这事咱们别干了,但老贾很兴奋。”有人回忆道。
2014年接受媒体采访时,贾跃亭透露,他想做乐视汽车的决定遭到了“99%核心高层的反对”,后者认为他应该将更多精力放在上市公司体系,而非这些“可以说但不可以做的业务”。
“其实何止贾总,在乐视的每一个高管难道不该自我反省一下,如果我们能更专业更执着,能使劲拉着老贾,也许错误会少犯一些。”卸任乐视网CEO乐视后,曾和贾跃亭在乐视大厦地下一层食堂一起吃了无数顿面条的梁军曾如是反省。
但对于认准了方向的贾跃亭来说,这些阻挠根本无济于事。
“做手机、做汽车,这些方面都有我的独断。99%的人都是用过去的成功经验推导未来,我是用我认为的未来定义现在,所以大部分人反对我的想法,我在这些方面必须独断。”贾跃亭把国内的竞争对手视为特斯拉“低端低质低价”的追随者,而“FF是为了变革而生”,“领先特斯拉一个时代”。
直到2017年11月接受媒体采访时,他还是坚定地表示,关于造车的决策他没有一项后悔过。
2014年前半年,贾跃亭单枪匹马来到美国加州,待了整整4个月,从零开始搭建FF大厦。当时一没资金,二没团队,“有的只是对汽车产业的判断和长远愿景”,一项野心勃勃的庞大计划就此展开。
那是贾跃亭第一次滞留海外,也是乐视第一次被卷入巨大的风波和危机。

除了FF,他还在那段时间在美国投资了电动汽车公司Lucid Motors,并在2014年底回北京后10天内推出了宣布造车的“SEE计划”项目,也就是后来乐视超级汽车的雏形。这个天马行空的念头一经冒出,贾跃亭就迅速把乐视旗下业务延伸至电动汽车分时租赁、汽车电商、充电桩生产、充电桩运营以及互联网出行平台等上下游产业链,共同构建宏大的“汽车生态”。
大洋彼岸的FF也开启了疯狂的招兵买马、开疆拓土,到2016年中已拥有约1500名员工,数量较成立之初翻了两倍。2015年初,FF创始高管向贾跃亭建议先在一家小厂生产某款车型,每年生产5万辆,但这位疯狂的老板决定“更大胆些”,到2025年要达到年产500万辆的目标。当时他还打算投资10亿美元,在内华达州的沙漠里建设一个超级工厂。
他下了破釜沉舟的决心。“即使乐视做车可能把我们拖死了,甚至把上市公司拖死了,我们万劫不复,但只要乐视做了这件事,在中国就能极大地推动这个产业的发展。”
2015年感恩节那天,贾跃亭发布了一封内部信,题目叫“主宰自己,蒙眼狂奔,就会成为生态时代最亮那颗星”。他满怀激动地写下:“我们做了很多颠覆的事情,很多令人难以置信的事情……相信只要我们始终带着‘2’的精神蒙眼狂奔,不忘初心,执着向前,梦想就会实现。”
残酷的现实永远比梦想更难以置信。三年多过去了,贾跃亭的造车梦不仅没实现,还在刚刚起步的阶段跋涉得异常艰难。

03  梦幻泡影,“不留后路”
当初被手下评价为“有眼光,有愿景,有魄力”的贾跃亭,最擅长畅想未来,被外界戏称为“画大饼”。他一心想要构建的乐视生态,从骨子里就是一个充满浓厚理想主义色彩的体系。
凭借超前的版权意识,从付费点播起家的乐视网很快风生水起,营收不菲,并在2010年成为首家上市的视频企业。随后,从广告中获利颇丰的乐视开始进军影业,投身智能电视领域,一路顺风顺水。直到贾跃亭喊出了让他掉进坑里至今没爬出来的豪言壮语,“2015年我们将颠覆传统汽车”。
2015年和2016年,贾跃亭披荆斩棘,疯狂扩张,成为资本争相追捧的对象。乐视网市值达到千亿级别,乐视体育、乐视移动、乐视汽车、乐视金融等令人眼花缭乱的布局一个接一个地冒出,七大生态初现端倪,员工规模数以万计。

在那段乐视最风光的日子里,贾跃亭频频举办发布会,在公众面前亮相。内部员工透露,他对发布会PPT上的每个字眼都倾尽全力斤斤计较。“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