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助AI加持,蘑菇街想用户商家两头抓,这事怎么听都不靠谱

微信公众号: 新零售评论 | 朱桂林
2017-9-7 13:38 36408

这年头,一个公司声称有人工智能技术,大约等于说:已请大师开光。
电商巨头亚马逊、淘宝都试图将人工智能融入电商,为用户提供更为便利的虚拟试衣服务。国内女性垂直电商不仅希望将人工智能融入电商,还希望通过人工智能技术,结合新零售形式,变革上游生产。
近日,蘑菇街宣布正在利用人工智能技术,训练针对用户的“搭配助手”,希望能通过大数据,为用户提供穿搭指南。搭配助手的核心在于更为细节的图片识别。比如一套全身搭配的图片,搭配助手要能识别出图片中的时尚元素:烟粉圆领字母印花T恤、蓝色牛仔短裤、亮黑小方包、白色松糕鞋。
蘑菇街还希望通过搭配助手分析出流行趋势、受欢迎款式,从而指导商家的生产。
然而,与搭配助手类似的虚拟试衣间已经不是新鲜事物。从技术上来说,目前专门做虚拟试衣间的创业公司,使用的都是3D展示,而搭配助手目前仅为二维平面图片;从竞争层面来说,平台型公司淘宝、京东早就推出过虚拟试衣间;从搭配出的效果来说,搭配助手展示的现场效果来看,并未好过任何一个拥有正常审美的城市年轻女性。蘑菇街称这次是全面投入人工智能,但搭配助手和AI加持,蘑菇街真的能用户商家两头抓?
答案很可能是哪一头都不好沾。

屡战红海
蘑菇街历次在App内推出的新功能,推出时都已是一片红海。无论是此时的搭配助手,还是以往的直播、一分拼团等。
2016年3月,蘑菇街上线直播,宣布投入3亿元扶持旗下网红直播艺人的孵化和经纪业务。但2016年的直播市场早已到达洗牌临界点:从政策层面来说,2016年9月9日,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下发《关于加强网络视听节目直播服务管理有关问题的通知》,重申相关规定,要求网络视听节目直播机构依法开展直播服务。从市场层面来说,2016年大大小小的直播平台共有300多家。参与到直播这场竞赛的不仅有360、社交老司机陌陌,还有淘宝、京东等蘑菇街的直播对手。
2017年蘑菇街上线拼团业务“1分拼团”。但此时的拼团电商,同直播一样各自山头林立:淘宝、京东分别上线各自拼团业务,网易也上线了网易一起拼,市场上还有无数专门做拼团的电商公司365拼团、拼宝贝等,甚至还有迅速成长不可忽视对手的拼宝贝。


被赶超的风险
如今的电商格局,早已不是当年的群雄逐鹿。平台型电商淘宝、京东的地位已经确立,细分领域的市场份额也逐渐被平台吞食。另一方面,线上流量已经贵到一个注册用户的成本高达30元,连平台都在通过新零售、零售革命向线下寻找更便宜的流量。任何有可能降低流量成本的电商新玩法,一经出现所有电商都会蜂拥而上,一如直播和拼团。
蘑菇街面临的困境在于,既要接受流量变贵的行业基本事实,还要应对面临淘宝、京东的挤压,同时还要时刻盯紧同行和后生,不要被赶超。
然而,从数据来看,蘑菇街被后来者赶超的可能性极大。
根据公开消息,蘑菇街注册用户超过2亿,日活用户1000万以上。这一数据就垂直电商领域,单看还不错。但达到这一数据,蘑菇街用了6年时间。
2015年9月才成立的电商后生拼多多,上线未满一年,单日成交额即突破1000万,付费用户数突破2000万,如今用户已超过1亿。
用户的增长速度不及新进对手,同时老对手也不是省油的灯,个个虎视眈眈,并在蘑菇街身陷危机时大步发展。在资本市场,蘑菇街受到的亲睐也远不如老对手楚楚街、卷皮网:
2010年成立的楚楚街,2016年移动端的安装量已经突破了1亿,年销售额超过50亿,并在2016年5月拿到软银中国资本、新天域资本领投的10亿人民币C轮融资;成立于2012年的卷皮网,2016年6月的月活跃用户人数1413万,用户超过1亿。在资本市场受到的待遇与楚楚街类似,卷皮网在2016年年初获得天图资本、招银国际领投的6亿元人民币的C轮融资。
就在楚楚街、卷皮网在资本市场风光无限时,蘑菇街陷入各种负面泥沼。

身陷泥沼
2016年1月,蘑菇街、美丽说、淘世界合并为美丽联合。令人意外的,在2016年1月到2017年2月短短13月时间,美丽联合爆发了3次大规模裁员。
根据公开消息,第一次裁员是合并后两个月,美丽说联合创始人、核心岗位高层主动离职,随后美丽说部分中、基层管理人员被裁;第二次裁员消息是2016年9月,涉及到运营、HR、市场部门达270人;第三次裁员消息是2017年初,蘑菇街再次爆发裁员消息,裁员比例达到20%。
蘑菇街在资本市场也屡屡遇挫。根据公开消息,2016年蘑菇街在合并之后曾试图冲刺IPO,受阻后曾试图卖与京东,但因估值问题而搁浅。


电商的集体搁浅
电商对新零售的探索标志着线上廉价流量时代的终结。新零售时代下,电商要能存活,只有部分掌握了特殊传播技术的能有立足之地,比如拼多多;还有一些拥有特别技术,比如生鲜电商;或者一些普通人很难进入的领域,比如找钢网、土流网、1919酒类直供。其他针对大众消费者的普通平台,要存活非常难。
难点不仅在于要与其他所有电商公司争夺消费者,还在于对商家的竞争。淘宝、京东都在让商家签独家销售,2选1。目前2家还在竞争各领域的头部品牌,一旦头部商家的争夺结束,接下来是腰部商家。
蘑菇街要想通过人工智能帮助商家改进生产、达到0库存状态,是一个美好的愿景,但前提是在淘宝、京东对商家的争夺战中幸免于难。
在消费者端,搭配助手能多大程度提高蘑菇街已有用户的使用频率,取决于对用户能提供多有用的建议,但就目前蘑菇街展示的搭配助手,其搭配效果真是难以言表。
粗暴的时代结束,电商进入要依靠新零售等形式进行精耕细作。不仅要服务好用户,对上游商家也不能一心只想收取佣金,而是如何共赢。蘑菇街大力投入AI,服务前端用户和后端商家的初衷自然美好,但这些投入到底能为蘑菇街带来什么样的效果,结果还真难说。
——END——
市场部网专栏作家:朱桂林。微信公众号:新零售评价,有温度有情感的新零售产业自媒体。如需联系可发邮件:zhuguilin001@foxmail.com
市场部网——领先的市场人职业服务平台,工作好帮手,职业助推器。关注市场部网微信公众号:市场部网(ID:scbw2006),每日收市场资讯、营销干货,与百万市场人每日进步一点点。

参与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