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看这批设计作品,它们来自今年英国创意领域最受瞩目的毕业生 ... ...

微信公众号:好奇心日报 | 胡莹
2017-7-17 14:53 9156

想象力总是迷人的。
创意设计艺术社区网站 It’s Nice That 公布了今年 The Graduates 项目的获选者,在收到的 1000 余份大学毕业生的申请中,他们选出了 11 个“最优秀的年轻艺术家和设计师”,范围涉及插画、平面设计、摄影、艺术、动画等领域,并给予其相关资助。
It’s Nice That 每天都会更新来自世界各地的创意作品,关注设计新锐,提倡创意融合艺术设计,而起步于 2009 年的 The Graduates 项目,则是一个发掘设计新锐力量的平台,每年都会选出一些艺术、设计专业引人瞩目的毕业生,扶持其开展设计实践。
与 It’s Nice That 合作这一项目的,是位于纽约布鲁克林 Greenpoint 区的创意空间 A/D/O,它属于汽车品牌 MINI 设计实践的一部分,致力于探索设计的新边界。A/D/O 的核心是设计学院,为专业设计师提供一系列规划,意在激发和鼓舞他们的创意实践。此外它还包括一个设计商店和一家餐厅 NORMAN。
在 2016 年的 The Graduates 项目中,得到 A/D/O 扶持的年轻创意人们经过一年的尝试,很多都已经取得了小小的成功,比如香港动画师 Vera Babida,进入了英国电影和电视艺术学院奖的提名名单,伦敦设计师 Ben Leonard 成为知名平面设计公司 Pentagram 的一员,伦敦动画师 Jennifer Zhang 加入了斩获很多国际奖项的 MOTH 动画工作室,而时尚、肖像摄影师 Sophie Mayanne 则收获了潮流文化媒体 Dazed、《星期日泰晤士杂志》、Glamcult 杂志以及索尼音乐与环球音乐等客户。
而今年最终入选 The Graduates 项目的 11 人,也将成为 A/D/O 创意网络的一部分。A/D/O 会赞助他们前往纽约旅行,并获得为其量身而造的一系列规划。
来一起看看今年这些年轻的艺术家和设计师的作品。
插画师 Joey Yu
Joey Yu 毕业于泰晤士河畔的金士顿大学,攻读插画和动画专业,还会偶尔以策展人的身份主导一些项目。
大学生活给了她接触不同专业的学生的机会,“也许你今天会和某个产品设计师或是家具设计师共进午餐,一会儿又会在卫生间排队的时候遇上时尚专业的学生。”这些与各领域创意人士交流沟通的机会,也直接影响了她的工作方式,她喜欢专注于自己的插画工作,也喜欢和时尚设计、表演、工业设计等跨领域的团队合作。
她认为自己的创作过程中有太多不可预知的部分,所以并不会将自己框定在某一种风格体系内,很多时候的做法都是偶得的灵感,或是无计划性的创作。这次获选的项目 Anti Assimilation Wear 都是她在灵感来临时随手在收据的背面画下来的,画面透着慵懒闲散的气息,笔触凌乱,但对人物状态的描摹却很生动。
平面设计师 Ben Hutchings
Ben Hutchings 毕业于伦敦中央圣马丁平面设计专业。过去几年,他的项目受关注程度不小,其中包括有关纽约莫扎特节和意大利面食公司 De Cecco 的设计。
尤其是纽约莫扎特节的 logo 设计,Ben Hutchings 基于一个 3D 形态的字母 M,加入了三棱镜的折射元素,展现出一个别出心裁的莫扎特肖像形象。It’s Nice That 评委在评价这个作品时说到,“当我们发现 Ben 还是一个学生的时候,我们知道可以期待更伟大的事情发生。”
他为意大利面品牌 De Cecco 做的包装设计,则体现出简约的数学美学。黑白色网格构建的立体视觉效果,试图是要与消费者玩一个小小的视觉游戏。
摄影师 Luke Withers
出生于北爱尔兰首府贝尔法斯特的 Luke Withers,毕业于南威尔士大学的纪实摄影专业。
Luke Withers 正在进行的项目 Territorial Volumes ,直观展示了他摄影作品中强烈的纪实风格,一系列照片直面陷于英西两国领土争议之中的直布罗陀。但他的视角并不是聚焦在领土争议这一点上,而是跨过主权议题,探讨其淡水供应的问题。
直布罗陀没有河湖,历史上靠积攒雨水维持,导致霍乱、黄热病反复暴发流行。目前,直布罗陀完全依靠海水淡化,同时还提供了一套用于卫生目的的海水供水管网。
Luke 说:“我真正想探索的,就是在这个并不适宜人类居住的地区,人们如何与自然资源抗争然后生存下去。”
艺术家 Morgan Ward
“不要创作那些试图给出答案的作品,要创造那些能够让人提出问题的作品。”这句从一场演讲中听来的话,差不多成了 Morgan Ward 的工作信条。
Morgan Ward 毕业于奇切斯特大学,他的一系列抽象作品,都是以夸张的方式在探索色彩和空间。
他始终在思考一个问题:绘画艺术在多大程度上是自我指认的创作过程,以及创作又是在多大程度上是靠内在逻辑驱动的?
插画师 Molly Fairhurst
在今年的东伦敦涂鸦艺术节上,插画师 Molly Fairhurst 的作品将她有趣的一面展示给了公众。做“永远好玩”的事儿,是这个年轻人对自己的要求。
最近她正在试图通过诠释身体的力量和运动的状态来进行表达的实验,以 Kick Don't Twist 系列为例,或是通过一些夸张的姿态表达出喜悦的情感,或是借力生病时的状态宣泄愤怒的情绪。
摄影师 Maxwell Granger
出生于北约克郡的 Maxwell Granger 毕业于伦敦传媒学院。他学习插图及视觉媒体课程的经历,唤醒了他的自我意识和强烈的好奇心。
他最具代表性的作品是与运动品牌 Converse 合作,为 Forever 杂志拍摄的一组青少年肖像,浓郁怀旧风的呈现方式,描摹了千禧一代的街头印象,带着青春期独有的张扬、骚动和偶然泄露的焦虑,镜头里的年轻人戴着滑稽的圆头眼镜,扎着脏辫,甚至带着牙套,露出邪魅的笑容。
动画师 Katy Wang
在动画短片 CONTACT trailer 中,Katy Wang 讲述了一个星际之旅的故事,片中手绘的场景和人物精美细腻,灵感来源于一段远距离的恋爱。
CONTACT trailer 是 Katy Wang 在金士顿大学的毕业作品,这也是她尝试创作过的最具野心的故事写作项目。Katy说:“创作这个故事的初衷是我的一次异地恋经历,以及它带给我的孤独感和想要与对方时刻保持联系的欲望。”当时她对空间极为感兴趣,再一次去科学博物馆看展览时迷上了宇航员的复古太空服,于是在设计角色形象时就自然将相关元素融入其中。
摄影师 Giya Makondo-Wills
Giya Makondo-Wills  形容自己“是个有收集零碎东西癖好的人”,不管是趣闻轶事、研究课题还是回忆中的往事,她都喜欢把这些信息整理收集在一起。
在南威尔士大学三年学习纪实摄影的课程,锻炼了她用摄影师的方式讲述故事的能力,她曾为自己的种族身份而担忧,但现在她已经能够自信满满地进入这个也许是以中产阶级的白种人为主的行业。
Doyenne 是她目前正在进行的项目,她用镜头记录下了她的奶奶和外婆,一个住在东苏塞克斯郡的郊区,一个住在约翰内斯堡附近的一个小镇,“拍摄的过程真正改变了我与她们的关系,我开始把她们重新当作一个鲜活的个体生命来认识,而并非仅仅是我的祖母。”
此外,Giya 创作的另一个项目,亦是与她的身份相关,关注种族歧视和殖民主义,“其中很多灵感都来自于和我父母的谈话,我和国家的关系,以及我童年时期的回忆。”
插画师 Jiye Kim
exaggeration, narrative and movement 是 Jiye Kim 的最新系列作品,这些展现快速移动的插图,意图描述的是被相机瞬间定格的画面。
她毕业于金士顿大学的插画和动画专业,其作品具有强烈的实验性。这组作品虽然都是静态的插图,但它传递的信息都是动态的,甚至是快速运动的效果,比如挥动羽毛球拍的瞬间、羽毛球落地的那一刻,或者俯身蹬着脚踏骑车以及投篮的特写场景,都使得整个画面活了起来。
Jiye 几乎每个系列的作品都不尽相同,但画面中那些复杂精巧的细节,却成了她标志性的风格特征。
插画师 Jamie Edler
“作为一个创意人士,我很难喜欢自己的工作,因为我经历了创作的全过程,而其他人只是看到了最终呈现出来的那个结果。”
这样的想法跟随了 Jamie Edler 很久,但他现在正在努力尝试为自己的作品感到骄傲。
让评委们关注到他的作品,是他以**为主题,创作的一系列海报,比如王家卫的《重庆森林》和《花样年华》,海报中运用了各种带有灰度的彩色,而用轻松幽默的笔触诠释复杂的主题,一直是 Jamie Edler 探索的方向,从他挑选的作品中也不难发现这一点,毕竟不管是蔡明亮执导的《天边一朵云》还是村上春树的《海边的卡夫卡》,都不是可以简单处理的内容(不过最后处理的倒是都很直白——比如使用小说或者电影中的画面)。
平面设计师 Tom Baber
妈妈对 Tom Baber 的影响很深,“我的妈妈是个平面设计师,我记得当她的朋友生小孩时,她会用一些明亮的彩色字母拼出小孩的名字,然后画一些小动物爬在这些字母上,我一直觉得这是件很酷的事儿。”
这引发了 Tom Baber 对色彩和字母的强烈兴趣,“用色彩和字母做平面设计,这是我可以玩一整天的事情。”
毕业于伦敦传媒学院的 Tom Baber,聚焦于字体和排版设计,他希望能够在这个快时代中慢下来,喜欢做带有手工质感的东西,练书法,做手工刻字,或者是做一本书,最好是远离电脑屏幕的那种。他始终记得导师 Paul McNeil 说过的话,“你不能重新发明字母表,只能赋予它们不同的呈现方式。”
Tom Baber 说:“我喜欢装饰字母来适应不同的唱歌,就像你不会穿着足球服去参加婚礼,如果搞错了场合,看起来真的会很突兀。”
——END——
来源: 好奇心日报
市场部网——领先的市场人职业服务平台,工作好帮手,职业助推器。关注市场部网微信公众号:市场部网(ID:scbw2006),每日收市场资讯、营销干货,与百万市场人每日进步一点点

参与讨论